宠物资讯

专访韦乐平:5G牌照下发后运营商将如何建网?

专访韦乐平:5G牌照下发后运营商将如何建网?

发布日期:2019-06-11 点击:

专访韦乐平:5G牌照下发后运营商将如何建网?

  【财新网】(记者覃敏)  工信部今天(6月6日)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,中国移动、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加上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(下称中国广电)4家企业获牌。

发牌后财新记者专访工信部通信科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,他表示今年三大运营商计划投330多亿元,估算下来大概要建8-9万个基站:“这个量是相当之大的,美国所谓最早商用5G,现在也才几千个基站。

”  韦乐平认为,5G发牌不会改变运营商的投资计划。 运营商对今年发放5G商用牌照早有预期,整体还是会按照正常的节奏建网。

  他介绍,5G发牌之后,今年运营商将主要采用NSA(即非独立组网)方案,SA(即独立组网)可能需要等到明年才能成熟。

  “未来,具备NSA/SA双模设计的NSA基站设备可以通过软件升级切换到SA,不仅可以节约成本,而且适宜平滑演进到真正的5G网络,即SA组网。 当然,如果不是双模设计的基站,那就麻烦了。

”韦乐平还指出,即便设备能够软件升级,鉴于当前的基站设备和手机的芯片技术、软件成熟性等原因,其功耗、稳定性和价格均不适合太大规模部署。   现在,NSA组网还存在不少问题,不仅无法享受到真正5G的一系列优势,诸如网络切片、MEC等,而且设备技术寿命短,价格是4G的3倍多,功耗高达3-4千瓦,是4G基站的3-4倍,全网大量基站供电系统都得改造,一个基站生命期的电费可能超过基站本身的成本。   此外,5G手机价格昂贵,大概一万块钱一台,一天要充电两次,还没信号或信号不稳,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应用,难以大规模推广商用。

这对于运营商来说都是极大挑战。   “上个月我考察过杭州5G试点项目,西湖范围内,几十个站,信号飘来飘去,动了5G涉及动4G,动了4G又涉及动5G,搞得调试的工程师非常痛苦。 而且这种不断折腾的现状将可能延续很长时间,长痛不如短痛,还是应该尽快切换到SA组网模式上为好,”韦乐平直言。   韦乐平介绍,采用NSA组网,主要聚焦在5GeMBB(增强移动宽带)场景。 在eMBB场景下,5G实际上是4G的升级版,作为5G网络大脑的核心网还是4G,基站换成了5G,但5G更大的价值在工业互联网等更复杂的应用,mMTC(海量机器类通信)和uRLLC(低时延、高可靠通信)两种场景更重要。 问题是,依托现在的基于R15版本的5G网络设备,很难实现mMTC和uRLLC。 “在现有固定毫秒周期的TDD帧结构下,要实现超低时延不太现实,需要重建一套低频段的FDD系统,这势必将带来投资的进一步增加,”韦乐平说。

  “就目前的5G技术和成本而言,5G不太可能实现全覆盖。

”韦乐平认为,若要达到类似4G网络的覆盖且实现5G所有特性,运营商可能需要耗费4倍以上成本。

未来的5G网络可能覆盖到县城或发达乡镇,广大农村还是要靠4G来覆盖。 即便这样,运营商保守估计的投资也将是4G的倍左右。

  韦乐平提及,在持续提速降费之下运营商的收入在不断下滑,比如一季度电信行业业务收入增长仅1%,但是5G投资又非常巨大,纯流量业务又难以带来收入的增加,运营商压力很大。   他亦提及,运营商4G网络仍有足够冗余,移动网络利用率大约20%多,也还会继续扩容,将在至少1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继续作为移动网络的广覆盖基础层。

这意味着运营商可以从容按需建设5G网络,不必过于匆忙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广电亦获发5G牌照,欲联合中信集团、利用广电系既有的700M频段建网。 韦乐平不看好广电系5G建网,“尽管广电系拥有优质的700M频段,但在资金、技术、人才和市场化基因方面都比较匮乏,不是二三年就能赶上三大运营商的”。

  在韦乐平看来,全球范围内,不少国家将5G视为未来新经济的基础平台和引擎。 5G已经演变成国家之间的竞争,都想抢占未来几十年数字化新经济的制高点。 据他介绍,目前,全球已经有AT&T等12家运营商正式商用5G,但大多数规模比较小,大约建几千个基站,韩国规模相对比较大,到今年年底计划建成8万个基站。   韦乐平认为,尽管运营商不断地在各个垂直行业进行5G应用试点,但目前尚未探索出成熟的商业模式。 5G如何获得回报仍是全球运营商普遍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针对uRLLC特性,业内设想的主要应用包括车联网、高频交易、远程医疗、触觉互联网,但在现有的5G网络系统下,无法真正实现上述应用。 不过,他也指出,3G\4G时代,随着网络的成熟可用会不断涌现出新的应用,不一定非得先探索出完全成熟的商业模式之后再建5G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nthxny.com/6ez908/4301581617.html